Schiuma

灣家人。
聽說叫做啼休,目前深陷DC。
主食是超蝙、BatFamily、SuperSons。
Batman信者。

© Schiuma
Powered by LOFTER

【JC】Luminoso

2014/09/27

喬瑟夫94歲生日快樂!

PS.這又是個PARO

___________


一。

 

小小的少年看見了陽光。

 

 少年打了個哈欠,翹著奇妙弧度的褐色髮絲隨著少年的動作輕輕擺動。隨後他拉了拉繫在衣領上的蝴蝶結後倔著嘴擺動雙腳,小臉上寫滿了無趣。

大大的海藍色雙眼中寫滿了不耐煩,喬瑟夫不同於初來到其他國家的孩子那樣興奮,他僅僅是用左手托著下顎,毫無興趣的在敞篷車後座觀看著水都風情萬種的景致。

此時他的身旁只有幾位穿著筆挺西裝的保鑣,以及幾個以在喬斯達家工作好幾十年的慈祥老佣人。

而這正是讓他感到不悅的原因。

他親愛的艾莉納奶奶與史比特瓦根爺爺在帶他來到威尼斯度過生日假期的第一天,就因為有緊急的事件必須去處理,而必須放他一個人給保鑣與老傭人照顧。喬瑟夫雖然他知道自己就算跟去了也幫不了什麼忙,也知道自己不可以任性。

 

但是他還是不免感到寂寞。

畢竟再怎麼樣的成熟懂事,他終也只是個剛滿十三歲的孩子。

 喬瑟夫斂下雙眼,裡頭溢滿了失落。並在一旁的老佣人輕柔關懷的疑問句中抬起頭來,輕輕擺了手示意無礙,並且再一次將孤獨感掩埋在心裡。

 

當敞篷車緩緩行駛過被建築群包圍的小小橋墩時,一群白鴿正好從一旁的扶手飛掠而起,再成群的觀光客大聲驚呼與一聲聲相機快門打響的瞬間,一道身影從對面的屋簷飛躍而起,從喬瑟夫所在的敞篷車上越過,並直直往橋下墜去。

接著是引擎發動的巨大聲音,與一艘小型船隻揚長而去的背影。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直到一輛輛警笛大作的警車從不遠去的巷子急速駛過,企圖追逐著揚長而去的船隻時,目睹現場經過的人們才清醒似的在次吵雜起來。

 然而當下意識抽出槍枝護身的保鑣們回過頭,想要確認喬斯達家小少爺的平安時,卻只剩下空蕩蕩的座位與嚇壞了的老佣人們。

 

 二。

喬瑟夫抱著頭直喊疼,腦門上撞了一個大包正紅腫得厲害。他抬起眼,因為疼痛而溢出幾滴淚水的雙眼盯著眼前一臉驚訝且不耐的少年。

很快的少年收斂表情,似乎也在打量著喬瑟夫。

他大約比喬瑟夫大上幾歲,有著耀眼的金髮、義大利人白皙的膚色與美麗的翠綠色眼睛。還未成年而顯得有單薄的身軀包裹在黑色的老成西裝中,但雙眼之下那對倒三角形的胎記,與頭上那對小翅膀似的羽飾反而讓他嚴肅的表情添上幾絲少年應有的可愛。

 

這無疑是個美人。

但如果他不要用極度鄙夷人的眼神瞪著他,喬瑟夫會很樂意與這樣的美人來場愉快的對談。

 

「欸,小鬼。你是誰?還有到底想幹什麼?」西撒瞇起眼,兇狠的瞪著眼前穿著昂貴的小少年。

從剛剛開始這孩子就一直盯著他的臉,一副癡呆的傻樣。

倒是他剛剛為了躲避那群警察時從小巷的屋簷穿梭,然後來到這座被他用來藏匿逃跑用小船的橋墩時,只是正巧越過這小鬼所在的車時腳踝居然一不注意被他給拉上,一併的帶到了小船上。

那證明這個少年的瞬間爆發力與反應能力是十分良好的,但現在是哪招,一副癡呆樣、問了話也不回,難不成剛剛一撞把頭給撞傻了?

西撒嘖了聲,但還是伸出手撫上喬瑟夫的腦袋,輕輕撫過那顆腫包,並且靠近觀察有沒有傷口需要治療。

 

 

瞬間縮短的距離讓眼眶馬上被一片金黃填滿,額頭上的溫度與年長的少年那雙意外佈滿厚繭的手掌輕柔的撫觸,以及清爽的肥皂水味。喬瑟夫的視野就這樣模糊在一片陽光反射金色髮絲的光暈之中。

總覺得有種溫暖的不可思議、又無比熟悉的感覺。這簡直就像是他們從很久以前就認識似的。

於是喬瑟夫閉上了眼睛。

 

 

 

「奇怪….沒傷口阿。欸,小鬼,沒死就回個話。」

「……你就不能讀一下空氣嗎?」

「哈阿?!」

 

三。

 

西撒.安東尼奧.齊貝林

男性,現年15歲,義大利人。

現在非常困擾。

 

「西撒醬好無聊好無聊!陪我玩嘛!陪我啦!」

「西撒醬我想吃這個!還有那個跟那個!」

「西撒醬~你看!」

「西撒醬….」

 

「吵死人了JOJO你給我安靜點!!!!」

西撒掐斷了今天的第四支筆,並且在對上喬瑟夫幼犬一般的眼神時再一次的把咒罵吞回腹中,一張漂亮的臉蛋微微扭曲,露出了極為頭痛的表情,苦不堪言。

對於15歲就當上地方黑手黨的高層幹部,西撒除了有過人的身手與交際手腕外,更是因為他能夠果決的下達命令,並且能冷靜到近乎冷酷的執行首領交代的任務。

從不因為憐憫或其他心思而心軟,冷酷、殘忍的西撒。

但在他與喬瑟夫.喬斯達相遇之後,關於西撒冷酷殘忍的傳說就開始被一個個推翻;至於這是為什麼呢?連西撒自己都不明白。

 

西撒只是覺得,不能就這樣丟下他不管。

因為看著他,西撒彷彿就能回想起某個很重要的人。

 

因此現在這個讓西撒頭痛不已的罪魁禍首正站在西撒住處的辦公桌旁,一邊騷擾西撒辦公一邊企圖偷幾張文件去摺紙飛機。並在西撒再一次忍不住想叫他滾開時,用眼神攻勢取得不知道第幾次他可以留下來的機會。

或許一開始就該把這公害等級的小鬼丟回岸邊。

對於因為一時的心軟,沒把這臭小鬼丟回岸上而是自己先帶回來照顧所造成的局面導致喬瑟夫賴在這裡不走,並且不肯配合說出現在居住的飯店位置,為此西撒覺得頭很痛。

而當他知道這小鬼甚至不是本國人,而個遙遠的英裔美國人時,西撒瞬間了解到什麼是頭痛欲裂。更因職業因素,西撒也無法報警處理,只能暫時收留這個小渾蛋。

 

媽媽咪阿,他不會涉及了什麼跨國人口販賣的重大案件吧。

西撒覺得連胃都痛起來了。

 

 

四。

 

或許是出自於賭氣與長久以來的寂寞。

但就算只有現在也好,他想要待在這個溫暖的人身旁。

 

所以對不起了,請再讓我任性一下吧。

 

午夜將至,冗罩在水都的是伴隨著水氣而來的低溫。城鎮再幾個小時前就已經陷入沉默,只能聽見遠處偶爾傳來的海潮之聲。

白天精力旺盛,現下理應該熟睡的的少年睜開了明亮的雙眸。他鑽出被窩,在床邊看著年長少年熟睡的臉龐,表情是說不清楚的複雜。

───當鴿群飛起的瞬間,他抬頭望見的是那人即將飛躍而過的身影。他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髮絲與白鴿純白的翅膀交織是那麼的讓人懷念,並且絢麗的讓他有想哭的衝動。

 

最終喬瑟夫只是輕輕拿走了西撒放在一旁小桌上的其中一支羽飾,然後頭也不回的溜出西撒的住處,獨自回到史比特瓦根集團旗下的飯店。

毫無察覺西撒在他轉身背對的那一刻睜開的翠綠的雙眸。以及它們在月光滿溢的複雜情緒。

 

五。

 

喬斯達家失蹤的小少爺自己回來了。

 

他回來時笑嘻嘻的,身上衣著如失蹤時的那樣整齊乾淨。並且一副毫無受到綁架或虐待的模樣,就像他只是到後院玩樂了一個下午,而不是整整失蹤了一天。

但這仍是讓他的奶奶與爺爺幾乎操壞了心,史比特瓦根甚至差點動員全威尼斯的警察進行人肉搜索。試圖要把全威尼斯翻過一遍。

艾莉納氣得說不出話來,但在看到寶貝孫子完整無缺,站在她面前笑嘻嘻的樣子後就怎麼也氣不起來了。只是泛著淚光邊說著人回來就好。

 

喬瑟夫笑的沒心沒肺,但心裡充滿了愧疚。

──這是最後一次任性了。

 

他手中緊緊握著的羽毛飾閃閃發光,就像在陽光下一樣。

 

 

-尾聲

 

皮鞋踩踏在廣闊的長廊裡發處響亮的碰撞聲。

修長高大的身影拉長了影子,越過一扇扇大窗撒落在長廊上的陽光一步步前近。

今年剛滿18歲的喬瑟夫喬斯達苦著一張臉,高級的純手工訂做西裝外套被他蹂躪的像酸菜似,隨意的掛在手臂上。

「所以說為什麼大好的18歲生日我要代表集團來威尼斯跟個我見都沒見過面最近才剛登基為首領的黑手黨大佬來段下午茶約會實則是簽訂什麼莫名的狗屁合作同意書阿??!!!」

時間果然是把殺豬刀,當年可愛的喬斯達家小少爺沒了,只剩下這個高大英俊卻粗魯非常的喬斯達家少爺。

 

電話另一頭的史比特瓦根無奈的笑了笑,在安撫了喬瑟夫幾句、並保證會與艾莉娜女士一同等他共進晚餐後喬瑟夫才乖乖的閉上嘴巴,鼓著臉頰好好聽著對方的叮嚀。

等掛掉電話,喬瑟夫也正好到了簽定合約的地點門前,他不耐煩的將皺巴巴的西裝套上後準備敲門。但在指節即將敲擊上木質門板的前一刻他猛然停住動作,

輕輕的,他從領口掏出一條銀製的鏈子,上頭垂掛著放入了他、艾莉娜與史比特瓦根合照的小飾品。

 

還有一個看起來有點老舊的羽毛飾。

喬瑟夫垂手輕輕的親吻羽毛飾,因為他總相信這樣就能會他帶來好運。

 

然後敲響大門。在得到請進的答覆後,喬瑟夫包裹在黑色皮質手套中的雙手握上了兩邊的門把,緩緩的將門推開。

房間中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陽光幾乎盈滿了寬廣的室內,喬瑟夫在隨意掃過被放置在一旁桌上的文件後,便再也沒有將目光移開過那個站在窗邊的身影。

金色的髮絲一如五年前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脫離了少年徹底蛻變,成為了青年的他變得更加成熟耀眼。

如今修長的身形包覆在西裝中只顯更加挺拔,而那雙翠綠的瞳也一如五年前的美麗,但這次除了不耐煩喬瑟夫的拖拖拉拉外還盈滿了笑意。

 

但頭上的羽毛飾卻不同於五年前,少了一根。

而缺少的那一根現在正被垂掛在喬瑟夫胸前。

 

 

左心口上。

 

 

END


----------

想著要是喬西兩人能夠更早點相遇就好了,所以就寫了這樣架空的故事。

不過總覺得還會有後續(我的天阿)像是未來的不動產王與黑手黨老大之間的故事什麼的,還有關於一些設定的東西也想補足。不過一切都等之後再說吧!

說不准我懶了又是一個腦內自行補完的節奏(你他馬

最後再說一次,喬瑟夫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