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iuma

灣家人。
聽說叫做啼休,目前深陷DC。
主食是超蝙、BatFamily、SuperSons。
Batman信者。

© Schiuma
Powered by LOFTER

【JC】caccia

前言:

請以怪盜喬瑟夫與偵探西撒的paro為前提觀賞。

…..原本是想這樣說的。

____________

 

作為一名偵探,西撒.齊貝林一如往常的在逼近午夜的窗台邊收到了名為JOJO的怪盜送來的邀請函,在瞥見那上頭還未乾透,書寫華麗並張揚的深紫色墨水字跡與那令人感到煩燥度極高的口紅印子時,西撒一把抓起被他隨意披掛在有著精細雕花的骨董椅背上的大衣便衝出了家門。

雪地上那些故意踩踏的極度明顯的腳印,讓西撒感受到了怪盜對於他身為偵探的洞察力的挑釁行為,儘管被稱為大偵探的他的確讓對方從他手下逃過了數次。但也無可否認的是至今也只有西撒能與他正面交鋒,而不是被戲弄一番後只能乾瞪著眼看著對方悠然離去。

 

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在迷霧之都的夜晚上演著的追逐戰。

並且都十分樂意稱呼這類關係為宿敵。

 

在黑夜之中,怪盜與偵探又一次在曲折的巷弄間展開追逐。踩踏在雪地上雜亂的腳印與騷動間的聲響,在僅有月光照耀之上的斑駁牆壁與狹小巷弄間輕輕迴盪。

當怪盜先生為了避開橫臥在巷弄間的障礙物時,隨著跳躍而翻弄起的深紫色披風之下,那理應出現在某個上流社會的交際宴會中,彷彿與黑夜融為一體的純黑色燕尾服尾便會在寒風之中一次又一次的恣意擺動。

 

那傢伙或許穿著像個紳士。

緊追在後的大偵探先生細細瞇起翠綠的眼,它們清澈的倒映出前方那個似乎隨時都會融入黑夜之中的身影,像鎖定獵物的鷹,銳利、強悍並且美麗。

但得以那鄉巴佬先將那些粗魯的言語表達與調戲似的嘲弄口吻矯正過來為前提。

身為感性並多情的義大利人,偵探先生暗自嘖了聲,似乎是在嘲笑又像是恨鐵不成鋼似的。並再次介懷起他們某次交鋒時,被那鄉巴佬無關捲入其中的美人兒。

我的媽媽咪呀,對那樣的美人都能做出要將舌頭塞進對方嘴裡親吻她的粗魯發言。怪盜先生莫不會還只是個DT吧?

大偵探帶著小小的惡意細想並憐憫著。

+++++++

暱稱JOJO的怪盜先生,喬瑟夫.喬斯達在追逐中回過頭,正想對今晚似乎有先漫不經心的宿敵先生來段充滿激情的傾訴,以換回對方在與自己的追逐戰時所應該擁有的專注力。並同時設法為自己在對方不算專心的情況下所產生的小小鬱悶情緒找到不同於忌妒的正統理由。

然而在腦海中打好稿,怪盜準備對著宿敵先生來上一段夾帶著高歌與詠嘆調的真情朗誦時。對上那雙鷹一樣的翠綠眼眸的他,似乎在其中看見的莫名的憐憫。

饒是向來能搶先一步道出對方想法的喬瑟夫此時也難得的混亂,他對偵探先生沒來的憐憫感到有些氣惱,但最令他不高興的仍是這似乎是超出自己預想之外的小插曲。

喬瑟夫並不喜歡事件脫離他的掌控之外,這是做為一個謹慎的策士怪盜所無法忍受的。畢竟就連一點小小的,預料之外的事件都有可能讓他因此落入牢籠。因此即便無關緊要,但那確實是能引起他不悅的原因。

於是他任性的決定將今晚的追逐戰提前劃下休止符,反正宿敵先生也不慎專心不是嗎?

喬瑟夫順著牆壁與片片伸出的屋簷,借力一路躍上了某棟樓房的閣樓小窗前,準備按下他垂掛在胸前的懷錶之上,隱藏在披風上的飛行翼開關。

然而隨著喬瑟夫而來的,西撒的身影從屋簷猛然竄起。並在查覺到對方有逃跑意圖的同時,西撒奮不顧身的向前撲去。一瞬間撞擊而來的力道,讓踩在被雪水濡濕的屋簷上的喬瑟夫就這樣順勢向後,摔進了身後的空間中。

 

那是座有著斑駁牆面的無人樓房,長年沒有維修與照顧的木質窗沿與原本就歷經風吹雨淋而脆弱不已的窗戶無法承受兩個大男人的重量。在狀似悲鳴的嘎嘰聲後,兩人摔進了充滿木頭與塵埃氣味的空間中。強大的力道使得墜落之人在佈滿灰塵的木質地板上撞擊出巨大的聲響,並迴盪在這午夜時分格外清晰。

「OH!ON!!疼疼疼!!!」被撞的快摸不著南北的喬瑟夫誇張的抱著後腦勺,根據那該死的重力加速度定律與他所乘載著西撒的重量,承受一同摔落的力道並做為墊背的喬瑟夫覺得自己全身的骨頭與內臟似乎在下一秒就要七零八落的噴散在這座老樓房裡,然後就此永眠。

不過事實是他還活著,並且在他好不容易緩過痛覺,撐起上半身想對還熱情的壓制在自己身上的大偵探來段熱辣如火的調侃時,回應他的是金屬相互摩擦時發出的清脆聲響,與大偵探臉上無限甜蜜的笑意。

喬瑟夫順著月光,從那扇被徹底破壞的窗到這個不大的空間,環顧了一圈。而今晚的月色如此皎潔明亮,喬瑟夫便更不可能看漏那泛著金屬特有的銀白色冷光的手銬此時正緊緊鎖在自己的手腕上紋絲不動。

目光靈活的四處遊走,最後順著不長卻堅固的鐵鍊,手銬的另一方盡頭是大偵探在月光的襯托下更加白皙的手腕。

修剪整齊的指甲與骨感纖長的指節,手背上隱隱浮出的青紫色靜脈血管與飽含著力量的結實手臂。這個男人的手與他這個人一般的一絲不苟,卻又同時結合著優雅與力量如此鮮活。

 

或許直到此時,他的指間仍是纏繞著菸草淡淡的氣味?

 

喬瑟夫暗自臆測的同時毫無一絲緊張的情緒,隱藏在來自水都的華麗半邊面具後方,一雙湛藍的眸細細瞇上,饒富趣味的品味著他與他親愛的宿敵之間那過於親暱的距離。

抬起屬於男人的,堅毅但形狀美好的下顎,喬瑟夫終是笑的開懷。另一隻手在那雙翠綠的雙瞳之下開始用指尖輕輕勾勒著另一人的面容。

從下顎到臉頰,當他比劃過碧綠之下的淡色胎記時西撒朝他翻了白眼,而喬瑟夫也十分捧場的笑出了聲。

指尖輕輕繞過了雙眼,喬瑟夫決定將他最喜歡的部位給予特別的照顧,並任由指節與那淡金的髮絲糾纏,他們總是柔軟並帶著肥皂爽清爽的味道令他愛不釋手。他不禁向前傾身,親吻上西撒的眼瞼。

西撒伸手撫上喬瑟夫頸間的領巾,沉默著似乎在思考他是該撫平它們的皺褶,還是用力的把它扯下讓那雙不斷性騷擾他的性感嘴唇離開他幾乎要忍不住顫抖的眼瞼。

他是懂的,懂得喬瑟夫迷戀著他亦如雄鷹一般銳利而美麗的雙眼與智慧,正如他也對喬瑟夫如黑豹一般的矯健聰敏著迷。

 

他們互相制約,互相追逐,並且互相沉淪。

像場永遠都不會膩的,僅在午夜時分上演的遊戲。

 

END

____________

 

想寫得明明是怪盜與偵探,站在對立面的同時又以柏拉圖式精神戀愛相互吸引著,在神秘又迷人的迷霧之都夜晚上演的故事…..之類的。

但寫完之後自己重看一次,才恍然大悟自己寫的根本不是上述那樣。

這只是兩個基佬的調情實錄。(吐血

總覺得在繼續下去不要說是柏拉圖式戀愛,感覺就是會變成那種肉到不行的工口play(多喜聞樂見的手銬?太崩潰了)所以後續嗎?…..我啥都不知道了…..大概。


评论 ( 2 )
热度 ( 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