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iuma

灣家人。
聽說叫做啼休,目前深陷DC。
主食是超蝙、BatFamily、SuperSons。
Batman信者。

© Schiuma
Powered by LOFTER

【JC】命運之說

前言:
此篇為現代架空paro,設定是高三生喬瑟夫X花店打工大學生西撒。請以這樣的前提繼續觀賞。

以上。

---------------

他從不篤信命運之說。

「哈阿?那麼虛無飄渺的玩意?那不是只有小女孩才會喜歡的話題嗎?」

是的,它總如此薄弱並且存在的過於蒼白。

「哈!那種玩意!我總是將那玩意交付在自己手中!」

然後自信且帶有嘲弄意味的笑便展露在那坐姿粗魯的英國男孩臉上。

 

「Oh……No…..!」

本該是如此。

──────

 

那個下著細雨的午後,喬瑟夫˙喬斯達咒罵著午後這多變的該死天氣,閃身進入上放學途中必經之路,其中一家店面的屋簷之下。

而微微的細雨在他整個身子進入了可遮蔽的範圍後,便稀哩嘩啦的大下特下起來;一瞬間心情複雜的他不知該感謝告訴了自己當地氣候特性的奶奶,還是該打通電話回家去求救。

想了半天喬瑟夫最終考慮就什麼都別做,乖乖等雨停。他記得奶奶曾說這雨下的大但不久,幸運的話或許他等等就可以離開。

打定主意後,他便用著粗魯的姿勢毫不猶豫的蹲在店門口,一邊對著被雨淋到而慌慌張張驚叫的女高中生壞笑,一邊估算著雨水是否會濺到自己腳邊的範圍。

 

很快的街上便沒人了,現在正是剛放學時間,街上也有不少學生;但很剛好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與他共享這片屋簷。而沒了可以觀察的物件,喬瑟夫也覺得無趣起來。他百般無趣的扭過頭,只見一大束玫瑰花正對著他開得嬌妍燦爛。

 

啊啊,是這阿。

那間平時總是被許多女性充斥著的花店。

 

他起身往裡頭張望,平時總是充斥這各年齡層的女性的花店現在一個人都沒有。喬瑟夫不禁感到詫異,平時的這個時間正是花店裡充斥女性的巔峰時期。

就連自己平日在同班的女孩口中聽到放學後最想去的地點,也從車站前的商店街在近日逐漸改變到這處。因此儘管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但他仍不認為這場雨就足已讓那些女性放棄來此。

畢竟於她們談話間總是閃動著光采的眼眸中,總是透露著不亞於狂熱的情緒。

如同發現了獵物的狼群。

 

而很快的,他知道了原因。

櫃檯後方的門輕輕的打開了,走出門的金髮的青年伸手拿過掛在一旁的圍裙熟練的套上。潔白細長的指尖靈活的在腰際打上了結固定。舉手投足間隱有種慵懶的氛圍環繞。

並且,他有著一張過份漂亮的臉蛋。

但不同於女性的陰柔美麗,在身形修長的青年(儘管在身高一米九五的喬瑟夫面前仍是低了半顆腦袋。)的細長濃密的睫毛之下,嵌著一雙翠綠眼瞳的白皙面容上有著屬於男孩的,陽光一般的氣質。

青年似乎對喬瑟夫毫不掩飾的凝視行為無所察覺,此時的他已經帶起手套。低下頭細細的修剪著一旁還未包裝的花枝。

青年低下頭時,睫毛的陰影便半映照在它之下的翠綠之上,並隨著它們輕輕顫動的同時,幾絲細碎的微光便落那雙入即便在陰影中仍飽滿著了情感的雙眸。

喬瑟夫不禁猜想他或許是個熱情的義大利人?是的,因為他們總是熱情如火,是群滿溢了情感的傢伙。

 

寧靜祥和的氛圍就這樣流轉在這之間,喬瑟夫不禁覺得就連外頭的雨聲似乎都沒那樣吵雜了。儘管它們直到現在仍像沒有盡頭似的下著。

然後一切止靜謐於突然襲來的電子音,喬瑟夫趕緊回過神來,向來靈活的腦袋在青年抱起一大束修剪好枝條的向日葵同時難得空白了一瞬。之後才開始慌慌忙忙的尋找聲音來源──他的手機。

看見來電的是母親後,喬瑟夫不禁繃緊了皮才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

 

「喂?麗莎麗…..阿,老媽阿。」

「嗯?躲雨阿,還在學附近。」

「我這不是忘記帶了嘛,雨傘什麼的很容易就忘記的嘛。」

「诶?別!別!我下次會記得帶的!」

「好,好。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喬瑟夫拉聳著腦袋一臉疲累。他總覺得跟自家母親講話,總是壓力很大;只要一想到那猶如看著養豬場裡的豬一般的眼神他就直冒冷汗。當他轉過身去,想看雨勢現在變得如何時卻撞進一片向日葵中。

 

環抱著一大束向日葵的青年不知何時來到他身旁,帶著笑意的漂亮的雙瞳近距離打量著眼前的喬瑟夫。似乎被他剛剛在電話裡求饒似的語調逗笑了。

如同被人看見了短處似的羞恥讓喬瑟夫一時無話,僅呆愣的看著眼前對他微笑的青年。

 

「喂,拿去吧。」

過於親近的距離讓喬瑟夫能細細望見,那雙勾起美好曲線的唇瓣有著健康飽滿的顏色,而在它們開闔間,吐露出語言的同時,翠綠色的雙眸也隨著青年抬頭,對上喬瑟夫的雙眼。

喬瑟夫不禁低下頭,在注意到他們之間的向日葵上還帶有水珠濕潤的痕跡的同時,青年已脫下手套。他在環抱一大束向日葵的同時還空出一隻手。節骨分明的指節穩穩的環繞著一把素色的傘。

然而喬瑟夫卻是一反往常的機靈,愣頭愣腦的望向青年。

「喂,快點,我快拿不住花了。」青年露出了輕鬆的笑容,這時候喬瑟夫才發現在他雙眼之下有著一對淡色的胎記。但他們其實並不難發現,於是喬瑟夫不禁想著,或許就是因那雙總是閃動著美妙光采的翠綠色眼眸總是奪去了他對它們的注意力,他才沒有去專注在那對理應來說,十分吸引他眼球的可愛的小東西上?

在片刻思考後,喬瑟夫似乎也同時也注意到了仰望與垂首間的落差。

那便是足以形成親吻的距離。

一瞬間似乎有什麼從喬瑟夫的腦海中閃過,但最終他僅僅是他向前一步,托起了那束向日葵。並在青年微訝的神情中,喬瑟夫覺得自己這才開始逐漸找回剛剛丟失的理智。


之後青年笑了起來。

「你還真的個怪人。」聲音因為愉悅而微微昂揚,溫暖的笑意無限張揚在那張美好的臉龐上,像極了喬瑟夫曾在義大利的假期中在冬日相遇的暖陽。

「我叫西撒。」他繼續說著,然後在把雨傘塞進喬瑟夫手中後小心翼翼的接過花束「雨傘下次才還就好了,你是附近高中的學生吧。」然後轉過身就要回到店裡。

卻在喬瑟夫下意識想叫住他的瞬間,西撒回過身,在一片向日葵中,露出了溫柔微笑「趕快回家吧,你母親很著急你吧。」

而喬瑟夫也注意到了,並深深覺得那些輕輕划過西撒嘴角,滿溢著頑皮意味的嘲弄在近乎調情似的小玩笑中顯得格外迷人。

可或許也正因為它們太過奪目,喬瑟夫才會在察覺自身體溫莫名升高的情況下,下意識的撇開視線;卻也令他撞進了那雙有細碎光華從中滿溢而出的翠綠,它們耀人卻不刺目,輕巧的流惝而下,並無聲的細碎了一地。

像極了星光,卻有著陽光的溫暖。

 

 

回過神時,他已經在距離家不遠處的街道上。

但至此還仍燥動著的心情,以及那些無法言喻的、幾乎滿溢出胸腔的溫熱情感,不斷在他吐息之間輕輕沉積在心中某處連自己都尚未察覺的地方。

喬瑟夫知道自己是絕頂聰明的。

但此時他卻連一點線索都還掌握不到,便已經輸的一蹋糊塗。

「Oh……No…..!」

 

這些便是關於那個下著雨的午後,戀人們初次相遇的故事。


END-

评论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