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iuma

灣家人。
聽說叫做啼休,目前深陷DC。
主食是超蝙、BatFamily、SuperSons。
Batman信者。

© Schiuma
Powered by LOFTER

【交錯】

重要:超蝙前提、蝙布水仙。無法接受請右上離開。

 

0.

--那笑容中所擁有的意涵他比誰都瞭解。

放浪不羈的富家子踩踏著露台邊緣,優雅的踮起腳尖。

 

1.

大宅中典雅的舞會還在進行,古典樂混合著各式各樣的香水在舞池中纏繞。在時間已進入深夜的現在,沉浸在酒水芬芳中的人們竟無一發現宴會主人的悄然消失。或許在無數恍惚中的清明間曾有人意識到,卻又在下一秒不約而同地換上曖昧的微笑。

 

啊啊,今晚又是哪個幸運兒得以爬上高譚寵兒的大床?

 

2.

然而主臥室卻沉靜在一片潔白的月光下,落地窗大開,冰冷的晚風無聲滑入,高譚寵兒任由絲綢般的髮絲散亂,被粗魯退下的昂貴西裝外套與領帶恣意散落,惹得滿室紛亂。

 

踩踏在露台邊緣他像隻靈巧的鳥,卻又像隨時會醉倒在琴鍵上的貓。退去高級的尖頭皮鞋後是蒼白卻意外纖細的腳踝,脆弱的腳筋隨著踮腳而伸展,青藍色澤的血管微微浮出,在月光下過於脆弱的不真實。

 

冰藍色的雙眼微瞇,本應在王位上俯瞰他子民的王子此時卻行如跳板,只要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修長的身軀在寒風中顫慄、單薄的不可思議。他祈求似的展臂想擁抱月光,然而在罪惡之都使伊卡洛斯墜落的始終不是太陽。高譚王子的笑有著如夢似幻的微醺,現實卻是影只形單的無限孤寂,以及在過於決絕的縱身中飽含了絕望固執。

 

3.

比夜色還要濃稠的蝠翼張牙舞爪,卻又安靜的不似世間之物;它沉重的難以飛翔卻厚實的足以抵擋寒風、它漆黑的宛如冥界深淵卻能遮掩令人心慌的冰冷月色。王子嗅到了腥鹹與鐵鏽,還有那些讓他在粗糙的皮革與溫熱間回過頭,擅自闖進的炙熱鼻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死去。」

王子在與蝙蝠交錯的唇齒間呢喃,被攥緊披風便是他最後的浮木。深淵無法擺脫的凝視太過漫長,逼得他們交織著一無反顧地下墜,卻從未望見盡頭。

 

「夜晚太冷、太漫長。無論你我。」

蝙蝠粗啞的嗓音不似人類,卻是最能溫暖他的血肉之軀,厚實的臂膀與沉重的心跳與他的重合為一即源於他們本是一體。摩娑著那唯一裸露的下頷,他在那同樣蒼白的嘴角發現血色,並在下一次交錯的鼻息間舔舐抹去。

 

「所以我需要你。」

只因這孤寂的夜晚太過荒涼。

他們擁抱的力度,是最後在這世上所擁有的全部。

 

4.

克拉克從浴室出來時看著他那台正打開的筆記型電腦;與背對著他的,取下面罩但還穿著蝙蝠俠裝束的布魯斯時便覺大事不妙。此時的鋼鐵之軀是貨真價實的僵硬。緊張到不自覺飄起,還完全忘記自己能透視的克拉克越過布魯斯的肩頭,看見了那還未關閉的文檔,而這個發現讓鋼鐵之軀嚇的差點墜地。

 

還帶著厚重眼鏡的小記者明明剛從溫暖的浴室出來,此時心臟卻冷如冰窖。有什麼比突然來訪的戀人加上被看見自己在創作意淫對方的小說更為尷尬的事。

 

『還是雙倍意淫!』

是的,雙倍。小記者的腦袋深處有個聲音尖叫,刀槍不入的氪星之子腦內已經開始為自己默哀,並默默細數在他死後有哪些遺產要分配給哪些人。

 

「克拉克。」當布魯斯開口呼喚克拉克時,克拉克正想到他那套灰幽靈影集如果想留給布魯斯不知道他會不會收下,或是能否藉此求情布魯斯不要下手太重。儘管從布魯斯的語氣聽起來並無異樣,但克拉克敢保證他的氪星心臟剛剛絕對有幾個瞬間停止了跳動。

 

但布魯斯只是順手將文檔儲存後關閉,轉過身後的表情一如往常,他卸下了蝙蝠俠的裝備交由克拉克收好,之後逕自翻出了屬於他的衣物走向浴室,異常平靜的令小記者無所適從。但在布魯斯背對著克拉克,準備進入浴室前他在門框邊叫住了克拉克。把雙手還捧著蝙蝠俠裝備的小記者嚇得差點把那些造價昂貴的護甲撒落一地。

 

布魯斯回過頭,冰藍色的眼睛微瞇,些許蒼白的精緻面容上紅潤的嘴唇挑起一抹高譚寶貝特有的微笑,然而當他開口時卻是屬於蝙蝠那厄夜似的低沉嘶啞。

「寫的不錯嘛,克拉克?」

 

恍如一瞬間實現的妄想太過刺激,暴衝向兩端的血液與衝動憋的小記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儘管是下意識模仿人類的呼吸,卻還是硬生生被憋的一口氣不上不下。尤其是布魯斯最後捲著舌尖、微微調高的音量是介於高譚寶貝與蝙蝠之間,那讓被吟詠而出的、名子的主人困窘的無地自容。

 

更別提那低下頭就能看見的、尷尬的生理反應與已經緊閉著的浴室門。以及裡面嘩啦嘩啦的淋浴聲和那明顯因為惡作劇成功而心情極好的高譚王子。

 

克拉克.超人.肯特,今天終於懂了什麼是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受。

 

5.

而在那之後因為魔法而被分裂成蝙蝠俠與高譚王子的布魯斯,與克拉克之間的那些就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END


评论 ( 8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