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iuma

灣家人。
聽說叫做啼休,目前深陷DC。
主食是超蝙、BatFamily、SuperSons。
Batman信者。

© Schiuma
Powered by LOFTER

昨天參加了台中的BatFamily茶會,又是香檳塔又是解謎,過程太嗨簡直是韋恩企業年終!!同時也第一次印小貼紙送給其他同好,希望收到的大家會喜歡XD!!

希望明年還能再舉辦!期待參加下一場茶會T//T!!

但拜託千萬別撞到畢業季阿TTTT!!(肝苦畢製生)


噠、噠、噠。

將幾秒前還不知道在哪個星系神遊的理智找回,超人注意到了。

蝙蝠俠依舊坐在瞭望塔的操作台前。背脊挺拔、臉色嚴肅而一絲不苟的輸入指令。此時沒了面罩遮掩而露出的英俊臉龐也一如既往地冷淡,平時僅會露出的下巴仍是蒼白堅毅,抿起的嘴角上那繃著不快的弧度也與還戴著面罩時那般相似。

甚至連那對柔軟黑髮間的同色三角耳朵也與他們的主人那般嚴謹的豎立著。

 噠、噠、噠。

再次拍打在瞭望塔光潔的地板上,當有著滑順烏黑長毛的尾端掃過地板時彷彿也在刮搔著剋星人心尖的某一點。


距離被魔法擊中的正義聯盟成員紛紛長出動物器官後的三小時,超人注意到了。

那不耐煩的長毛貓兒總共...

Call Me Maybe

*校園AU,突如其來的腦洞。


-

Hey, I just met you,and this is crazy.

But here's my number,so call me maybe?

-

克拉克.肯特聽見哭聲。

但他還拿著貝斯,愣愣地看著吉米追了出去。

露西撕碎了那張再也無緣遞出的小紙條。

她在原地洩憤似的、狠狠的蹬了那雙新款高跟鞋,畫上精緻妝容的臉頰脹成了難堪的豬肝色,並在潰堤的眼淚弄花她的眼線前用雙手掩住,然後伴隨著再也忍不住的啜泣聲飛奔出去。

克拉克記得在露西演唱完最後一段歌詞後,那唯一的觀眾露出了笑容。

赫赫有名的校草輕倚在牆柱上,雙手以一種輕鬆的姿...

不想畫正式的稿所以塗鴉個超蝙摸魚一下。

至於到底被問了什麼問題,兩位當事人都不願意回答。(wink)

超級遲到的父親節而且還畫太小。(躺平

心有不甘只好放個截圖。


之前畫的超蝙、亨利與小鳥們!

前幾天的Ins動態超可愛,尤其是向Kal解釋的那張照片,Kal的表情真的太有戲XD!以及恭喜蝙蝠Ben兩歲了!

明天CWT46的新品:P!
還有前幾天的超蝙塗鴉,但事後覺得老爺好像兔子。

參加了上週六的JayDick 35Year茶會!

第一次參加DC角色的茶會玩得非常開心,新認識的大家都很親切,還盛裝出席根本他們兩個的婚禮XDDDD!

晚上的酒會晚餐聚會也聊得超開心!我們笑到別桌的人都看過來了(爆

期待未來會再繼續舉辦婚禮茶會。(雙手合十)

【交錯】

重要:超蝙前提、蝙布水仙。無法接受請右上離開。

 

0.

--那笑容中所擁有的意涵他比誰都瞭解。

放浪不羈的富家子踩踏著露台邊緣,優雅的踮起腳尖。

 

1.

大宅中典雅的舞會還在進行,古典樂混合著各式各樣的香水在舞池中纏繞。在時間已進入深夜的現在,沉浸在酒水芬芳中的人們竟無一發現宴會主人的悄然消失。或許在無數恍惚中的清明間曾有人意識到,卻又在下一秒不約而同地換上曖昧的微笑。


啊啊,今晚又是哪個幸運兒得以爬上高譚寵兒的大床?


2.

然而主臥室卻沉靜在一片潔白的月光下,落地窗大開,冰冷的晚風無聲滑入,高譚寵兒任由絲綢般的髮絲散...

深海

*海潮番外
*持續意識流,莫名開始莫名結束


很冷。就像在深海一樣。


人魚看見了泡沫還有陽光,從深淵一般漆黑的海底。

儘管誰都不在、已經誰都不在了。

但彷彿還能聽見海潮輕輕刮過沙岸的聲音,白色的細沙被一波波的推上沿岸沉積,然後在下一次的滿潮時再次被帶入海中,等著無確切期限的下一次上岸。


或許是百年,或許是千年、萬年。

或許是下一個瞬間。


「現在就想見你。」


人魚張嘴,吐出了泡沫,並且失去了聲音。

被紫色荊棘束縛在這片深幽的海底,四週沉悶的一蹋糊塗。只有那些無聲的泡沫跟那絲永不熄滅的陽光。

深淵之中翠綠的雙眼一動...

【JCJ】彷彿還能聽見海潮的聲音。

2015.02.07 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寫的我自己都心澀,真不明白為甚麼要在自己生日寫這麼沉重的東西給自己...大家看完感受下。是說今日也是大喬忌日姑且就算是個理由好了。(幹


*意識流

*半架空


又一個的無眠的夜晚。

喬瑟夫.喬斯達在連自己都記不得的第幾次翻身後放棄了睡眠,邊起身邊思考著是否要到客廳扭開電視開關,並且帶拿上一包薯片與家庭號可樂配上深夜轉播的球賽,以如單身的中年上班族般的墮落姿態度過這漫漫長夜。儘管他才成婚幾年,寶貝女兒今年剛滿五歲,年輕的房地產大亨與『中年』這個詞彙扯還不上一星半點的關係

在極大坪數的屋內晃蕩了一圈後他終究毫無頭緒,但他對於妻子今晚去陪伴年幼...

放寒假之前我在學校操場邊看到了,住附近的一對情侶帶了條黑藍色的大哈(哈士奇)來校園裡溜達。

大哈歡脫的在操場上跑阿跑,又在草地上滾阿滾,嘴巴張大哈哈的吐著氣看起來呆頭呆腦的。


怎麼著我就想到了喬瑟夫。(幹


你曾說勝利是屬於我的,於是與我一同追尋力量。

你曾說榮耀是屬於我的,於是在最後將世界託付給我。

你曾說未來是屬於我的,於是犧牲生命將一切都留給了我。


「拯救這個世界,是大家的願望。」

「而你便是世界的希望。」


那麼我的願望呢?

你留下了一切卻唯獨帶走了自己。


然而我僅僅是希望你別走。

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

開個腦洞(躺地上

最近上課的塗鴉與自己畫著玩的陶瓷杯墊,然後在意識到連喝水時居然也不忘波紋戰士後覺得自己根本病入膏瘡^P^。(o

我生存,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這wwww太可愛了這回顧, @shooting star 累累你居然上榜啦XDDDD

喜歡的太太曬得一覽無遺(爆炸

吃點糖

-期末太兇殘,給自己來點小甜餅。

-黏黏甜甜的波紋師兄弟

-我也想要這樣的大哥(做夢去


------


像個大男孩的他,頂著一頭還滴著水珠的頭髮跑出浴室,他那金髮的師兄還未來的及訓斥他的行為前便先一步將手中的乾毛巾塞給對方。喬瑟夫總是知道他大大的笑容與毫不掩飾的撒嬌行為總會讓他的師兄敗下陣來。


再一次的,西薩˙A˙齊貝林在一雙明亮的眼睛直直望向他的瞬間,硬生生的止住了即將出口的碎念,一口氣憋在胸間讓他脹紅了臉。


儘管西薩很清楚喬瑟夫是因為深知他對於這樣撒嬌的行為毫無抵抗力才一次比一次使出渾身解數,盡情的攻陷他身為大哥愛照顧人的一面,但無法否認、...

JOJO的奇妙狗PARO

-二喬不做人

-我真心喜歡迪奧的,真的

-就是個腦洞,我隨便寫大家湊和著看吧


「JOJO,過來。」金髮的義大利交換學生在向第五個只是路過,卻不小心被這個自走式撩菜狂電得暈頭轉向的可憐女孩拋出媚眼後轉過頭,對著他那正在早晨公園草地上亂滾還有嚇唬鴿子的大型犬叫著。

聽到主人的呼聲,黑色毛皮的巨大狼狗從草地上抬起頭,耳朵豎的老高。牠頸間鬆鬆的纏著一圈圍巾,還在背上打了個可愛的大蝴蝶結;卻意外的適合這隻快半人高的超級大型犬。

牠呼哧呼哧的吐吐舌,興奮的沖回主人西撒身邊打轉,並且在西撒彎下腰拍拍牠時前腳一蹬,架上西撒的肩膀並且糊了他一臉青草味的口水。

西撒只是無奈的抹了抹臉,然後拍拍JO...

日常

-日常-


「喂!!JOJO!!!」

青年一臉氣急敗壞的模樣四處張望,尋找著他手中造型奇特的面罩的主人。金色的髮絲隨著動作在空中回旋出一道道美好的弧線,在正午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青年那雙碧綠的雙眸中滿溢著怒火,急急掃過一旁低矮的草叢與樹木後便轉身離去,然而隨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草叢後探出一顆褐色的腦袋。

 被稱呼為JOJO的褐髮青年一雙靈活的眼機靈的四處查看,直到確認自己金髮的師兄確實走遠後,曬成健康小麥色的臉龐在也忍不住的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不敢大笑出聲,只怕又引來他人。狡猾的策士在原地暗自竊喜後便撲倒在柔軟的草皮上,準備在這美好的義...

絕對不要跟現充一起吃飯

●現代PARO

●還有斯摩基對不起。

●閃,我眼睛痛


與波紋戰士一起吃冰


「欸,JOJO你幹嘛把料都吃玩辣。」用嫌惡的眼神看著大半都只剩下白冰的挫冰。
「NO!NO!西撒醬!這叫先搶先贏!」嘴裡嚼著各種各樣的料,一邊講話還掉出來。

然後兩人開始搶食。

「你們分開點不就好了。」坐在對面的斯摩基,臉像被龍舌蘭少女的胸肌夾到一樣難看。

而馬爾克才剛決定好他要當作他什麼都沒看到。


斯摩基很憤怒。
果然現充還是去死吧。

-----

與波紋戰士一起吃正餐


少年狼吞虎嚥著。
「喂,JOJO你吃相就不能優雅些嗎?」拿起喬瑟夫頸上那條,根本沒辦法阻擋從餐桌飛濺而來的殘渣的餐巾,西...

【JC】Luminoso

2014/09/27

喬瑟夫94歲生日快樂!

PS.這又是個PARO

___________


一。


小小的少年看見了陽光。


 少年打了個哈欠,翹著奇妙弧度的褐色髮絲隨著少年的動作輕輕擺動。隨後他拉了拉繫在衣領上的蝴蝶結後倔著嘴擺動雙腳,小臉上寫滿了無趣。

大大的海藍色雙眼中寫滿了不耐煩,喬瑟夫不同於初來到其他國家的孩子那樣興奮,他僅僅是用左手托著下顎,毫無興趣的在敞篷車後座觀看著水都風情萬種的景致。

此時他的身旁只有幾位穿著筆挺西裝的保鑣,以及幾個以在喬斯達家工作好幾十年的慈祥老佣人。

而這正是讓他感到不悅的原因。

他親愛的艾莉...

為你所知道的那個世界。

「承太郎阿我跟你說!以前我跟西撒醬阿....」

又來了,祖父的緬懷過去時間。

承太郎拉了拉帽沿,有些不耐,但最終還是乖乖的待在年邁的祖父身旁靜靜的聽著他已經能倒背如流的故事。

年幼時他就常常聽著這些故事,即便他對祖父故事中的另一個主角"西撒醬"一無所知,卻也不曾妨礙他對於這些奇妙的冒險感到熱血沸騰。

但隨著年紀增長,再體會到太多太多,屬於他的那些精彩程度不亞於祖父的冒險後,承太郎也從孩提時的嚮往漸漸轉變成沉默的聆聽,深邃的藍眸中總是不時躍動著某些無法言明的情緒。

或許隨著年紀增長,他也漸漸能了解到歲月帶走的不只是青春,它還沉積了懊悔與寂寞,並且一點一滴,悄悄的帶走...

現充爆炸吧

-現paro


喬瑟夫一手控制著重型機車龍頭的方向,一手勾了勾安全帽的帽帶很是不習慣。平常的他習慣在壓線的時間衝出家門,敷衍似的隨意戴上安全帽後就駛出門口,前往年長愛人的家來個溫情的上下課接送。

由於他平常總是掐著時間到達西撒租的公寓下,西撒也總是慌慌張張的在跨上後座後便催促著喬瑟夫趕緊到大學去否則他倆要遲到了。

緊管喬瑟夫一付吊兒啷噹的樣子,但實質上他總是算準了時間,所以他們一次也沒遲到過。可西撒仍是對這樣的行為抱持不贊同的意見。


今天早上喬瑟夫新血來朝,起了個大早並且興沖沖的提早抵達西撒的住處。並在西撒驚訝的目光下得以進屋,而後兩人共享了一整壺西撒現煮的溫咖啡,同時喬瑟夫也開...

就是那個現PA的練習

清晨的陽光中,視野裡漾著淡金色光澤的髮稍有著肥皂泡的香氣,喬瑟夫在腳踏車後座細細瞇起了眼,雙臂所環繞著的腰纖細有力,結實並溫暖。
溫熱得恰到好處的溫度一如金色髮絲主人那樣溫柔,讓喬瑟夫暴露在初春早晨乍暖還寒的溫度中,原本就還昏昏欲睡的腦袋幾乎要再次沉入夢鄉。

「阿阿,我果然很喜歡,這個人。」

喬瑟夫在徹底閉上雙眼前,勾起了滿足的笑容。

---

而之後,被西撒發現他坐在後座還能打瞌睡,並伴隨著「JOJO你這傢伙這樣很危險阿你知不知道要是摔倒怎麼辦你這家伙有沒有在聽阿渾蛋喂JOJO....(下略)」這樣的說教聲且被一拳打醒的事,便都是後話了。

---


練個手感寫寫現PA,學長學弟的波...

【JC】caccia

前言:

請以怪盜喬瑟夫與偵探西撒的paro為前提觀賞。

…..原本是想這樣說的。

____________


作為一名偵探,西撒.齊貝林一如往常的在逼近午夜的窗台邊收到了名為JOJO的怪盜送來的邀請函,在瞥見那上頭還未乾透,書寫華麗並張揚的深紫色墨水字跡與那令人感到煩燥度極高的口紅印子時,西撒一把抓起被他隨意披掛在有著精細雕花的骨董椅背上的大衣便衝出了家門。

雪地上那些故意踩踏的極度明顯的腳印,讓西撒感受到了怪盜對於他身為偵探的洞察力的挑釁行為,儘管被稱為大偵探的他的確讓對方從他手下逃過了數次。但也無可否認的是至今也只有西撒能與他正面交鋒,而不是被戲弄一番後只能乾瞪著眼...

【西撒中心】Caesar

抬頭望見的,是自天花板上十字架型的裂口灑落的光芒。

映照在這具破損的近乎不堪使用的身軀上卻是那樣祥和溫暖,就連那時充滿不甘與憤怒的心情也在瞬間就平復了下來。

在最後一刻到來之前,竟是前所未有的寧靜平和。

憤怒消散於形之後漸漸回憶起的是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們,各式各樣的聲音,以及那些一步步走來的日子。不論悲傷、艱辛、快樂、或感動,對於此刻都是最珍貴的寶物。

或許曾為了什麼憤怒悲傷、但也曾與誰一同放聲大笑。然而卻到此時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二十年來的生命是多麼的幸福而充實。

最多的,是那些充斥在腦海中、不斷迴盪著的,各式各樣呼喚著自己名子的聲音。

───自己也是深深的被人所愛著的吧。

在查...

【JC】命運之說

前言:
此篇為現代架空paro,設定是高三生喬瑟夫X花店打工大學生西撒。請以這樣的前提繼續觀賞。

以上。

---------------

他從不篤信命運之說。

「哈阿?那麼虛無飄渺的玩意?那不是只有小女孩才會喜歡的話題嗎?」

是的,它總如此薄弱並且存在的過於蒼白。

「哈!那種玩意!我總是將那玩意交付在自己手中!」

然後自信且帶有嘲弄意味的笑便展露在那坐姿粗魯的英國男孩臉上。


「Oh……No…..!」

本該是如此。

──────


那個下著細雨的午後,喬瑟夫˙喬斯達咒罵著午後這多變的該死天氣,閃身進入上放學途中必經之路,其中一家店面的屋簷之下。...

TOP